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年夏天,篮球世界杯上的失利让中国球迷心碎。而在隔海相望的日本,橄榄球世界杯的举办却掀起意想不到的狂热。
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这支被归为“第二档次”的球队,以小组第一的战绩闯入八强,已经创造了历史。
在出局的夜晚,东京味之素体育场内的观众赛后坚持为队员们应援。日本乒乓球名将石川佳纯在接受采访时更是直言橄榄球队给了自己勇气,“日本橄榄球队真的很了不起。我也要努力,在明年的奥运会上成为像橄榄球队员那样的选手。
期一个月的橄榄球世界杯已经步入尾声,这项首次踏足亚洲的世界大赛,在传递橄榄球魅力的同时更产生了出人意料的影响力。
收视率拉满,橄榄球吸粉又吸金
相较于足球篮球,橄榄球显然是一项存在着距离感的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西欧和大洋洲是这项运动最为发达的地区。此外,橄榄球世界杯自1987年首次举办后,直到今年才头一回落到亚洲。
众对这项运动的陌生感显然是可以预料到的,正因如此,在世界杯开始前推广橄榄球成为了重中之重。除了铺天盖地的海报造势,TBS电视台的“日曜剧场”还播出了一部为本届橄榄球世界杯应援的热血日剧《比赛完毕》,借此吸引更多人踏足橄榄球场。
除了在国内吸粉,当好东道主也是大赛组委会的重要任务。据组委会估算,本届世界杯能吸引40万访日游客,为日本带来4372亿日元(折合人民币291亿元)的经济效应。
此外,据民宿租赁网站Airbnb公布的调查显示,9~11月,预订房屋的旅客数量较上年同期约增长了1.2倍。
在餐饮业方面,啤酒的销量同样直线上升。其中,麒麟啤酒与喜力啤酒9月份的销量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4倍,预计9~11月的总销量较上年同期增长2.2倍。
除了吸金,橄榄球的魅力也感染了当地市民。尤其在日本队参加比赛时,几乎万人空巷:首战俄罗斯,国内电视收视人数达到了2000万,对阵爱尔兰达到了3000万,与苏格兰更是来到了5000万。在与南非的淘汰赛中,平均收视率达到了41.6%,瞬间最高收视率甚至为49.1%。
除了电视机前的观众,许多市民更是亲临现场。据世界橄榄球协会公布的数据,37场小组赛总上座人数超过128万人,日本战胜苏格兰的比赛最为火热,吸引了67666名球迷前来现场。同时,截至目前比赛已经销售了超过180万张门票,占门票总数的99%。
在日本不敌南非赛后,一位从静冈赶来现场的球迷流下了兴奋的泪水。“我们可能输给了南非,但球队已经达到了另一个水平。”他承认自己最近才开始对橄榄球感兴趣,但他发现自己并不孤单。“现在每个人都是橄榄球粉丝了。”他接着说道,“这是一项很棒的运动,球员们在场上对抗激烈,但最后仍会展示出体育精神。球迷们也很友好,和大家一起看球是很棒的体验。”
田村孝文,一位已经关注橄榄球运动长达20余年的老粉同样对此感到兴奋,“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所以即使我们输了,我也一点都不难过。我们又向前迈进了一步,现在我已经等不及法国世界杯了。”
“日本式款待”再成招牌
带着全胜战绩出线,日本橄榄球队在世界杯舞台上刮起了一阵旋风。但在赛场之外,超强台风“海贝思”同样来袭,为了保障比赛安全,三场小组赛临时取消。
在橄榄球世界杯历史上,取消比赛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发生。丧失四年一次等来的大赛机会,许多队员都感到十分沮丧,但考虑到赛程安排、球员休息等问题,取消比赛确实是无奈之举。
虽说天公不作美,但“日本式款待” 肯定少不了。自觉清理场地内的垃圾是基本操作,用他国语言一齐唱对手国歌,更成为了本届大赛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小球迷脸上不仅彩绘了日本国旗还添上了对手的国旗
在赛前的国歌环节,穿着日本队球衣,脸上涂着彩绘的日本球迷看着小纸条,用别国语言一齐唱歌。而为了做到声音整齐,他们甚至反复进行练习。
不论是俄语,英语亦或是苏格兰语和威尔士语,当地观众们都尽力尝试,将独特的“日本式款待”献给远道而来的客人。
在被问道为何这样做时,一位扮演吉祥物的8岁男孩说,“如果一起演唱,或许能让运动员产生在自己的祖国比赛的心情。”
有爱的除了日本球迷,还有因台风取消比赛的加拿大队员。在没有比赛任务后,他们自发走上街头,参与到釜石的救灾活动,与当地居民一起清理道路与室内的淤泥、从受灾的房屋内将沉重家具电器搬至安全地点。
以爱回馈社会,这也是体育运动所想传递的能量。
归化策略渐起效,橄榄球在日本能火吗?
抛开场外因素,日本橄榄球队在场上的表现也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击败一流球队,将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但从这支球队的外貌来看,贯彻归化策略几乎摆在脸上。球队的31人名单中,有16人出生于海外,如果你把队标遮去,几乎不可能把这群壮汉当作是日本队员。
球队拥有如此多归化球员也得益于国际橄榄球联盟的规则:即使球员不是本国出生,但如果连续36个月居住在同一国家并满足某些其他先决条件,这名球员就有资格代表该国参加国际比赛。
虽说规则合理,但这样一支奇怪的国家队显然无法赢得球迷们的赞同。在2011年,当时的日本队已经拥有10名归化球员,球迷们便已经抱怨称国家队里“有太多外国人了”。
出生于新西兰的迈克尔·莱奇从那时便已经进队,到了2014年,他还肩负起了队长的责任。起初他也遭遇过信任危机,害怕遭到自家球迷的反对。但随着球队战绩越来越好,难题渐渐解决,球迷开始认可队中的“外国人”,并为自己加油鼓劲。“在日本,许多日本人与外国人一起工作,这种情况处处都是。”莱奇说,“我希望体育运动,能够促进双方在一起和谐工作。”
当然,痛苦与分歧仍然存在。队员们为了融入日本文化,需要克服语言障碍,有的队员在YouTube上观看带有罗马字母歌词的日本国歌,并跟唱练习。同时在饮食方面,归化球员们也需要花些时间来进行适应。
不过,球员们的生活重心依旧是橄榄球,他们的存在也为这届世界杯增添了非凡的意义。“日本2019年橄榄球世界杯展现了日本大众难以置信的热情和支持。”国际橄榄球联合会发文道,“体育团结了国家的力量,橄榄球运动在日本开始觉醒。”
橄榄球世界杯的举办无疑在日本吸引了许多路人转粉,但在这项归化球员占半边天的运动中,又有多少孩子能在未来踏入其中?这显然是热度过后,需要面临的现实问题。更何况,在日本校园体育中,足球棒球篮球的优先级都要高于橄榄球。
然,所有的繁荣都需要一个发展的契机。在这全民疯狂的一个月时间内,橄榄球散发出的种子会在这群孩子们心中发芽,亦或仅仅是昙花一现?这一切还需要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返回顶部